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堀兼】室友的论文换回了优秀的男朋友(上)


给猫猫 @糖醋猫 的生贺!生日快乐鸭
其实是想今天全部写完的。可是各位知道我的。所以这是上篇
内容沙雕以及ooc,是老套的直男掰弯

1
和泉守今年最最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作死删掉清光刚刚开始了一个开头的论文。
他可以想象,加州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把自己的信息填到gay的相亲网站上时候的猖狂,和在键盘上飞快敲打的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指甲所发出的哒哒声。
正因为如此,现在的他,坐在咖啡馆,和对面的一位娃娃脸,看着还没有成年实则比自己大五岁的男性,相亲。

那个人叫堀川国广,据加州说是在一个很好的公司里面坐着财务经理。年轻有为的代表。可是对于和泉守来说都是放屁。
因为他是直男。笔笔直。虽然没有和女生谈过恋爱,但是他还...

【堀兼】师生车车

被屏蔽了。神奇。
是跳蛋play,在评论里上车

补一下,课文内容是夏目漱石的《我是猫》据说真的是课文。
选了第一章的第四段内容

【刀剑乱舞】堀清小短篇

梗源自空间里的一个梗,侵删

是屯货。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发

堀清 

本丸里的各位都发现了堀川国广的不对劲。 原本在夜战中可以发挥出极强能力的胁差越来越虚弱,以前一刀便可以轻易解决的敌薙刀,如今只是斩杀一位太刀都十分吃力。并不是他的功力弱于以前…… 更准确的是,他逐渐看不清了,十分清晰的敌军身影一直到了对方即将出击才能反应过来,而对方的弱点已经明晃晃地在了眼前,也不能做到一击毙命,手滑刺中其他地方似乎是了常态。

 以前灵动的蓝色眼睛,此时也变得有些迟钝,从边缘蔓延上来了像蔷薇一样的红色,别人问起,他只是回答是最近太累了,没有任何给他人以追问的余地。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

【刀剑乱舞】现代远征

我从万恶的中考回来了zzz。
这个是群里的作业(?)写完了丢上来
是奇奇怪怪的土方组现代远征

有原创审神者出现,有名字但是没什么用处。
如果可以请往下

现代远征

现代远征,是本丸里每个月一次的给付丧神的一份小礼物。
时之政府每月都会给每个本丸一个现代远征的名额,虽然只能让为数不多的刀剑男士前往,但是却让每个审神者和付丧神对此颇为期待。
这个月,按照审神者荻的排名,轮到了同属于土方岁三佩刀的两人——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
面对自己的近侍先生少有地离开,荻对此有些不放心,但是转念一想,更应该担心的应当是他自己的公文能不能在近侍先生离开的时候按时完成才对。
还是让药研先生暂时担任一下近侍一职吧。荻这么想着。...

其实一直很想说了。

就是各位喜欢我全职玛丽苏的朋友们,我求求你们不要再日它了

是的我坑掉了,我承认我的坑品很差,所以一次又一次地被提醒真的很让人不舒服。

而且我现在是主刀剑。每次看见自己刀剑文热度那么低但是陈年压箱底一直被人拿出来反复日真的不舒服。

各位想取关的取关吧。全职我几乎是不会再做什么新的更新了。


顺便,有时候我有些病病的脑洞,会扔到子博 @biubiubiu ,那些脑洞绝不高尚,所以我也只是写得图个开心,更新了会和大家讲讲的。

说得像是有人会和我唠嗑一样。

【刀剑乱舞】Alice In Wonderland

几天后,药研同意了。他无法放下留在地上的爷爷奶奶,让他们着急是自己无法容许的。

而且,还有那位名为一期一振的骑士的保护。

说起这位骑士,药研对他总有种莫名的信赖感,他的直觉告诉着他,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况且,那个悲伤的眼神,终究让他无法释怀。

药研找到了三日月,把自己愿意出征的想法告诉给了他。三日月微微笑了笑:“啊哈哈哈。既然爱丽丝同意了,那么就开始吧。”他挥了挥手,一边的侍卫跟了上来,双手奉上了尖锐的长剑,三日月接过,将其佩戴在了自己的身上。白色的城堡大门大开,门外皆是整装待发的士兵。

真的,要开始了。


药研跟在了三日月的后面,身旁是那位一期一振骑士,以及另外...

【刀剑乱舞】Alice In Wonderland

“哦哦,原来爱丽丝先生想要离开地下世界吗?嗯嗯。”白色国王在听两人简短的讲解后很快领会到了药研的意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是的。”药研把手上的匣子递给了白色国王。“这是青江先生……疯帽匠的留言,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听听这个。”

“哦哦,那个笑面桑嘛。”国王又点了点头,金色的穗子甩了又甩,药研看他这样不禁有些怀疑他是否完全明白了,“可以啊,让我听听看吧。”白色国王接过了这个装有黑色物体的匣子,在所有人面前打开了它。

黑色的不明物体从盒子中飞出,在三人头顶处落落停下,还没等药研反应过来,其中传出了属于笑面青江的声音:“这个就是我给我们亲爱的爱丽丝,药研藤四郎专门做的推荐信啦。一些东西...

【堀兼】颈花

情人节贺文!
灵感源于空间里的颈花,被我稍微改了一点,成了什么样就请各位看下去了x

有私设的婶婶并且名字出现。婶婶没有什么用早就已经和其他婶婶情定终身了。所以各位请放心。
最后面有一点点的背后注意

如果OK请往下

堀川国广最近很不对劲。
这是荻在观察了他将近一个月以后得出的结论。他拒绝所有人碰触自己,现在连和他人一起泡澡都不愿意了,一般是草草地在角落里冲一下便离开了澡堂。更奇怪的是,他开始拒绝长时间与和泉守接触了。虽然每天会强打着精神完成着近侍任务,但是却没有像以前一样的元气了。
综上所述,荻觉得自己应该和他聊一聊。

为了不让其他和堀川国广有关系的人发现,他早在前一天就指定好了第二天的远程人员...

【刀剑乱舞】Alice In Wonderland


“……抱歉蜂须贺先生。好像因为我的原因,药剂失败了。”在三人沉默了数秒以后,药研忍不住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大包大揽地把错误归结在了自己身上,“也许是我的血液问题……”
“没事,本来我也做好了这个准备。”蜂须贺并没有指责药研,而是叹了口气,将还躺在棺木里的男人一把拉起,“欢迎醒来,长曾弥。”

药研在地下世界的第一个晚上是在蜂须贺的住宅里度过的。在一夜香甜的睡眠后,他并没有多在那里停留,而是打算回到青江处和鹤丸他们一起前往白国。
“你不打算去红国吗?红王后也是可以帮助你离开的。”离开时,蜂须贺那么问到。
“红王后对我的敌意那么大,我去了被抓起来也说不定。”药研思考了一会,摇了摇头,“况且我答应了鹤丸殿...

【刀剑乱舞】Alice In Wonderland

陆 

在血液收集完毕以后的半个小时里,药研坐在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蜂须贺手忙脚乱地照着药剂书本的指示熬制着药剂,手上的伤口早已经在蜂须贺自制的恢复药水下完全痊愈,现在只是在伤口处装模作样地缠了绷带,走了一个形式一样。 蜂须贺也许是很久没有做过类似的药剂了,时不时就会出一些小岔子,不过还好,也算有惊无险,没有任何意外发生,而就在药研看着蜂须贺面前的坩埚中药剂的颜色越来越奇怪时,蜂须贺也将药研的血滴入那锅颜色乌七八糟的药剂中后,原本看着令人反胃的液体变得清澈透明,看着蜂须贺自豪的表情,不难猜出药剂成功了。

蜂须贺将药水倒入玻璃瓶中,虽然一直强装着镇定,却拙劣的不行。小心翼翼...

1 2 3 4 5
© 作死沙椰子 | Powered by LOFTER